字数:88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打车

  白仲夏做了一夜的手术,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一边向医院附近的洗浴中心走,一边给妻子苏暖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同时也告诉苏暖,让她自己解决午饭问题,他现在只想好好洗个澡然后回家睡觉,苏暖一贯的乖,和白仲夏说了注意身体就挂了电话。

  于是白仲夏拖着疲惫的身体洗了个澡,做了个正常的全身按摩(技师太丑),由于家里的车被苏暖开走了,出了洗浴中心的大门后,他站在树荫下打车,秋天午后的太阳还是会烤的不行,街上都没什么人,计程车就更少了。还好,在路的对面由远处驶来一辆计程车,主动鸣笛示意要不要打车,白仲夏马上招手叫了车过来。

  上了车白仲夏才发现司机是一位女性,下身穿着廉价的齐屄牛仔短裤和黑丝裤袜,一双被黑丝包裹的大腿倒是粗的很有味道,然而脚上穿的却是一双假的耐克运动鞋,就是地摊上常见的那种银闪闪的山寨货,负分滚粗,白仲夏也懒得抬眼去看女司机的长相了,懒洋洋的靠在座椅上说了家的地址。

  「你这是回家呀?仲夏!」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声在主驾驶那边传了过来,靠,打到认识人的车了?白仲夏这才看了一眼车主,竟然是老舅的前妻,也不能还称呼她为「舅妈」啊,她叫什么来着,白仲夏尽力的调取回忆,陈……陈晓梅?
  「陈……陈姨?你看这事弄的,我不知道是你车,快停车,别当误您生意。」
  白仲夏有些不好意思,打到熟人的车人家肯定不收钱,白跑一趟不说,还耽误人家载别的客人挣钱。

  「哎呀,你老实儿地坐着,多大点事儿啊!」前舅妈一把按住了白仲夏,继续开车,「舅妈能有好些年没看到你了吧,大学毕业了吧?」

  「嗯,早都毕业了,现在在附属医院上班呢。」白仲夏打量了一下陈晓梅,与自己记忆中相比老了一些,身材也有些走样了,尤其是这双大粗腿啊,可比他印象中的粗多了,大概是因为开车总是坐着的原因吧。

  白仲夏还记得她和老舅刚结婚的时候,有一次翻老舅家相册,老舅喜欢摄影,大部分照片都是老舅自己照的,那么突然的就翻到了一页舅妈的「写真」,一共四张六寸照,第一张舅妈穿着红色的文胸与同款内裤,侧卧在床上,双手扶头,能清楚的看到左腋下的毛发。

  第二张是穿着紫色的半透明睡裙,侧坐在床中间,右手撑着身子,左手搭在半屈的大腿上。那时候的相机是用底片的那种,不是很清晰,但也能依稀的看到舅妈胸前凸起的红色乳头。

  第三张和第四张都是全裸的,但是没有露点,因为一张是正面的半身照,照片中的舅妈双手护在胸前,姿势很像酒井法子的那张写真,饱满的胸肉被挤了出来。另一张虽然是全身的裸照,可是是一张背身的照片,照片中的舅妈摆出了一个素描中常见的姿势,手臂上举双手扶在脑后,两腿交叉而立,结实的臀部将臀沟挤成了一条缝隙。

  要说白仲夏当时还小,也没觉得心灵受到了多大的震撼,早就应该忘得一干二净了,可这一刹那竟然如昨日重现一般,陈晓梅的身体过画面一样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白仲夏不觉干咽了一口口水,原来舅妈陈晓梅的身体他都看光了,再看「舅妈」廉价黑丝包裹的粗腿也不那么负分了。

  「靠,一定是被那个技师撩拨的!」白仲夏在心里暗自咒骂了一句,虽然他没同意加钟让那个丑技师给自己推油,但那个技师也没放过他,在他身上各种划,还不时发出些娇喘,最后发现白仲夏始终不肯就范才愤愤的结束。

  医院到白仲夏家本就不远,他发了一会儿呆就到了,不出所料「舅妈」不要他车钱,两人撕扯了几下,白仲夏也不再坚持,下车前本就只是客气的问了一句「要不要上去喝杯水?凉快凉快?」谁想陈晓梅竟然同意了,弄得白仲夏恨不得抽自己一下。

  二人上了楼,白仲夏开了空调,将陈晓梅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陈晓梅也是热坏了,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四处打量着,看到了白仲夏和苏暖的婚纱照,「呀,仲夏,你都结婚啦?媳妇真漂亮,在哪工作啊?」

  「嗯,结婚两年多了,她在财政局。」白仲夏在饮水机里接了一壶热水,回到茶几旁,取了些明前龙井,开始冲泡。

  陈晓梅似乎没看过这么「复杂」的泡茶过程,目光直直的看着白仲夏经过好几道工序然后将一个洁净的玻璃杯敬到自己这边,杯子里翠绿茶色看着就很解渴。
  「可能还有些热,不过应该可以喝了,很解暑的,您试试。」白仲夏也为自己倒了一小杯。

  陈晓梅拿起杯子试了一下,虽然还有些烫口,但是确实可以喝了,自己也是渴了,直接干了,明前龙井独特的茶香简直比自己平时大杯泡的提神红茶好上太多了,不禁深吸了一口气,整个呼吸道都是清爽的茶香,美得她不禁在心里感慨:「人家过得这才叫日子呢!」

  白仲夏也不取笑她,默默的又为陈晓梅斟了一杯,还特意添满了些,他说道「陈……陈姨……」

  还没等他继续说就被陈晓梅打断了,「哎——你还是叫我舅妈,听你叫陈姨心里别扭。」

  「那好,舅妈,你现在怎么样?结婚了么?」白仲夏也不知道聊些什么,只能顺着刚才的话题,问了问陈晓梅的近况。

  「没,都这个年纪了,哪那么容易找到投心对意的,一直自己过呢……」
  「哦,就没再和老舅联系么?老舅也一直单着呢。」

  「也联系了,他不同意,他一直记恨着我和家里人打他,这都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原谅我。」

  「哦哦……」白仲夏陪陈晓梅说了一会儿没营养的家常,困劲又有些上来了,可又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挺着。

  不一会儿,一壶热水都喝光了,白仲夏要去倒水,被陈晓梅拦下了:「不用,不用,不喝了,借用一下你家卫生间,我方便一下就走了。」

  「哦,那边就是。」白仲夏指了下方向。

  陈晓梅进了卫生间,坐在马桶上,又好奇的四处打量起来,就看到了晾在卫生间的好多性感内衣,「呀!这都是什么呀!我这外甥媳妇挺骚啊!真看不出来,照片上看着文文静静的,啧啧啧……」

  其实白仲夏忽略了,家里平常也不来别人,这个大卫生间平时都是表姐韩雪(详见《投怀送抱》系列的另一个短篇,《单身大表姐》)在用,他和苏暖更多的是用卧室的小卫生间,表姐韩雪的好多情趣内衣就晾在卫生间,结果被陈晓梅误会了。

  陈晓梅在心里暗自琢磨,自己虽然总在微信上约,也约到过「年轻」帅哥,可从没碰到过白仲夏这么「高端」的,不知怎么了,心里一阵阵痒痒,按捺不住想要勾引勾引白仲夏,不过该怎么勾引呢?对了,有办法了,就这么办!

  可当她要擦干尿液的时候,才发现手边没有纸,原来是智能马桶,她虽然没用过,还是知道这个东西的,于是按了清理键,温热的水流直冲陈晓梅的外阴和菊门,本就起了色心的她被激得浑身发软。反复冲了三次,陈晓梅才不过瘾的出了卫生间。

  陈晓梅返回了客厅,脑海里还想着卫生间里看到的情趣内衣,穿在自己身上也一定非常性感吧,可惜自己的屁股越来越大了,估计那细细的带子都会勒进自己的肉里了。

  「唉,仲夏,你在什么科啊?舅妈想问你点事。」

  「哦,我在普外科。」

  「太巧了,舅妈最近总腰疼,是不是骨外科看?你帮我查查!」

  「舅妈,我在普外,普通的普,不过我也会看腰疼,你和我具体说说,怎么疼的。」

  「就是这里,酸疼,晚上都休息不好。」

  「哦,知道了,您躺沙发上,我给你查一下。」

  陈晓梅按白仲夏的吩咐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一双黑丝粗腿特别吸引视线,因为紧张,她的脚尖都不由自主的绷着。

  白仲夏一只手轻轻握住陈晓梅的脚掌,潮湿的触感隔着丝袜传了过来,作为一名资深的足控白仲夏是故意的,他本可以握住陈晓梅的脚踝的,而陈晓梅也是心跳加速,女人的脚几乎是第二个性器官,因为脚既敏感又隐私,除了最亲近的男人,不会让人碰的。

  白仲夏也不敢摸的太明显,便宜占到就好,不在乎占多占少。他将另一只手按在陈晓梅的膝盖上:「跟着我的力量抬腿,不要屈膝,对,就是这样。」
  白仲夏将陈晓梅的腿抬起了约四十五度角,问道:「这样腰疼不疼?」
  「不疼。」陈晓梅不敢睁眼睛了,她没想到是这样的检查方式,再抬腿的话白仲夏就该看到自己的秘密了,是的,她今天没穿内裤,她喜欢丝袜直接包裹自己的感觉,小阴唇和丝袜的摩擦会让她舒服,可这和她的计划不一样。

  白仲夏继续增加着角度,每到一个特别的角度都会问一句腰疼不疼,他早就发现了陈晓梅穿着的牛仔短裤的下摆很松,他可以很容易的看到她的大腿根部,可当角度增加到六十度的时候,他发现了陈晓梅的秘密,在丝袜包裹下,虽然看不真切,但的确是阴毛围绕的女性阴部,「嚯!我这舅妈没穿内裤!」

  腿抬高到九十度了,陈晓梅呈现的是一个「丄」字形的体位,暗红色的阴唇虽然隔着一层黑丝却被看得清清楚楚,她早就忘了什么腰疼,脑子已经乱了,如果这个时候白仲夏上了自己,自己肯定不会拒绝的。

  白仲夏为舅妈陈晓梅的左腿重复了这个检查过程,将她的私处看了个过瘾。
  而陈晓梅这个做舅妈的,被外甥看了个通透,也是内心激荡,然而检查做得再慢,总归结束了,两个人都有些患得患失,都忘记了说话,尴尬了好一会儿。
  「舅妈,我……我去添点水……」

  「不……不用了……」

  白仲夏伸手去拿水壶,陈晓梅伸手阻止,结果白仲夏的手就被陈晓梅抓住了,两人都不由在心里抽了一下,手却没有分开,转而成了互相握着的状态。

  「仲夏,普外科是看什么病的?能看乳房么?舅妈前段时间查了个彩超,说是乳腺增生,说得可严重了。」

  「普外科主要看肚子里的病,乳房也归普外科范畴。」

  「那你帮我看看,严重么?」陈晓梅拉着白仲夏的手,放在了自己鼓胀的胸部上,这是她本来的计划,虽然有了之前的变化,效果却意外的好!

  「那……那我去拉下窗帘,您把胸罩解开……」窗帘拉上了,室内的光线暗了好多,白仲夏回头的时候却吓了一跳,舅妈陈晓梅就站在他身后,并且把上身的衣服全脱了,一对白花花的硕大乳房毫无保留的呈现着,深红色的乳头和大片的乳晕说不出的色情。

  虽然陈晓梅的肚子和腰上有赘肉,但由于她没有生产过宝宝,所以并没有难看的妊娠纹,一时间白仲夏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还是陈晓梅做好了觉悟,眨了眨眼睛,说道:「愣着干什么,帮我摸摸啊!」

  「哦,好!」白仲夏有点混乱,这是什么情况啊,前舅妈在勾引自己?要不要吃这个送上门的午餐呢。虽然白仲夏有意的磨蹭,可距离就这么远,还是来到了陈晓梅旁边,他伸手摸在陈晓梅的左乳上,陈晓梅的乳房上还有没风干的汗,手感发黏但非常柔软,逐个象限的扪查,陈晓梅咬着嘴唇,胸脯随着呼吸剧烈的起伏。

  然而乳腺并没有摸到明确的异常,最后的查体部位是乳头,白仲夏用食指和中指按在了陈晓梅巨大的红色乳晕上,中间夹着她的乳头,这本来就是一个正常的查体动作,可陈晓梅并不知道,以为白仲夏是故意的,她先是爆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呻吟继之直接将白仲夏搂进了怀里,让他的脸贴在自己丰满的乳房上。
  「这么坏!连舅妈的豆腐都吃!」陈晓梅的声音也变得娇羞和淫靡,「不过,是仲夏你的话,舅妈可以给你吃哦!」

  白仲夏在心里暗骂了一句:「靠,这真是黄泥掉在裤裆里!」知道解释也没用了,有女人送上门来,自己还真没怕过!他稍微用力支撑起身体,也不多说话,直接去解陈晓梅牛仔短裤的扣子,陈晓梅配合的任他解开,然后支撑起屁股让白仲夏可以顺利的脱掉。

  白仲夏将陈晓梅的短裤扔在旁边,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陈晓梅,陈晓梅颔首咬着嘴唇,挑着眉毛看白仲夏,眼里满是期待,太多的巧合了,由于今天没穿内裤,她现在除了下身的黑丝裤袜几乎是全裸的,以至于她一下子就成了弱势的一方,只能被动的接受这个比自己小了近十岁男人的俯视与安排。

  其实她是非常喜欢这种感觉的,一方面她自己就觉得两人的身份悬殊,她的炮友里可没有医生,另一方面,白仲夏突然变强大的气场让她心里一阵迷醉,她几乎没当过小女人,这种自己是弱者是贱女人的感觉新鲜且舒服,「天呐,我被征服了!」

  白仲夏站在那里,也是感慨万千:「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的荷尔蒙爆炸了么?按摩师勾引自己,前舅妈也勾引自己,既然你勾引我了,我也就不客气了。」

  白仲夏解开自己的腰带,将裤子连同内裤一同褪下,早已怒张的阳具差点抽到陈晓梅脸上,裤裆里的热气也散发出来,荷尔蒙混合著沐浴露的味道,陈晓梅只一个呼吸就觉得自己不行了,下体几乎在一瞬间春泉暗涌,几乎想要膜拜。
  「这……这也太特么大了……还这么硬挺……我不行了,我要给他生猴子!」陈晓梅颤抖着伸出自己湿冷的手(紧张的?)握住脸前的大肉棒,肉棒的热度让她觉得会烫到自己,不由自主的,她含住了白仲夏巨大的紫红色龟头,这着实吓了陈晓梅自己一跳,也吓了白仲夏一跳。

  她的口交经验很少,都还是刚结婚的时候给白仲夏的舅舅口交,后来因为感情越来越不好,就再也没有过了,离婚以后虽然约了无数次炮,却本能的拒绝为男人口交,可这次,她自己都不清楚怎么就迷迷糊糊的主动热情了!「自己真是淫贱啊,勾引外甥不说,还主动吃人家鸡巴!」

  白仲夏能感觉到,自己被含住的龟头正被陈晓梅的舌头绕着圈舔舐,有些生硬,远不如季爽(详见《投怀送抱》系列的另一短篇《援交》)被调教之后的高超口技,甚至赶不上自己的任何一个女伴,但那种全心全意的态度还是非常让人爽的。

  舔舐了一阵,陈晓梅开始握着肉棒,让肉棒在自己的口腔中抽插,然而她实在是欠缺经验,没弄几下就刺激了会厌,一阵干呕,只好吐出肉棒,喘了好几口气才平复下来,她懊恼的说道:「舅妈实在弄不好这个……要不你直接干我吧,舅妈已经完全湿掉了……」

  「已经很舒服了,谢谢舅妈,换我来让你舒服吧。」白仲夏安慰了一下陈晓梅,又让她靠在沙发背上,抱着她被丝袜包裹的肥美臀部向下挪了一些,又在她身下塞了个靠垫,让她可以半躺在沙发的靠垫上,而阴阜的位置突出于沙发的边缘。

  将舅妈摆成这种羞人的姿势后,白仲夏将裤子彻底脱了,从右侧兜的小口袋里摸出一枚避孕套,唉,没办法,女人太多,总要有所准备嘛,然后将内裤和裤子扔到一边,将避孕套套在自己的肉棒上。

  陈晓梅新奇的看着白仲夏套着套子的肉棒,因为这个避孕套是浅蓝色的,她一直以为避孕套只有乳白色透明的呢。只见白仲夏蹲在自己身前,右手覆盖在自己的耻丘上,拇指按在阴户处轻轻的揉按,那里发出「莎莎」的摩擦声,陈晓梅要崩溃了,被他摸都这么舒服。

  「可以把这里撕开么?我想舅妈穿着丝袜和我做!」

  陈晓梅觉得自己羞得不行了,小声的回应道:「都……都随你……」

  白仲夏揪起那片被陈晓梅淫液打湿的丝袜裆部,两手的指甲一错,嘶啦一声,廉价的丝袜就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他将手指伸了进去,向两侧一用力,将口子阔得更大,让陈晓梅的整个阴部露了出来。

  不出所料,陈晓梅的小阴唇已经黑了,如泡过水的木耳一样卷曲着,由于双腿大大的分开,能隐约看到里面粉色的嫩肉,里面的汁液满溢出来,涂湿了整个阴部,肛门的括约肌随着她剧烈的呼吸翕动着,白仲夏虽然冲动的扒光了她,可还是谨慎的查看了陈晓梅的外阴,生怕有些明显的性病。

  好在陈晓梅虽然性生活有些放纵,但还是很小心的,不带套是肯定不行的,所以并没得什么性病。到了现在,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白仲夏俯下身子一手支撑,另一只手握住肉棒,将尖端顶在了陈晓梅的洞口处,稍微加了点力肉棒就滑了进去。

  「唔……」,陈晓梅发出了一声闷叫,她感觉自己的阴道都被撑起来了,「真的好大……」她不由在心里感慨,舒服得她紧紧的搂住白仲夏,一双粗腿也缠在了白仲夏腰上。

  白仲夏试探着将肉棒插得更深一些,因为舅妈陈晓梅的小屄委实不怎么紧致,除了多汁顺滑以外带来的快感还真不算多,稍微试了几下就顶到了最深处。
  另一方面陈晓梅可是快感如潮了,阴道被填满了,每抽插一下还会更深入一些,便控制不住的开始呻吟:「哦……顶到了……竟然顶到最里面了……哦……」
  「舅妈还舒服么?」

  「舒服……舒服……舅妈美死了……亲我……亲我……」舒爽到忘乎所以的陈晓梅一边扭动着配合白仲夏的抽插,一边向白仲夏索吻。

  白仲夏也没多想,低下头和舅妈陈晓梅亲在了一起,可刚一吻上就有些后悔了,因为陈晓梅嘴里有很重的烟味,她的烟瘾很重,每天要吸至少一包烟,在别人那里还好,白仲夏可是从来不吸烟的,他之前的女伴也没有人吸,所以他对烟的味道还是很排斥的,可毕竟两人才第一次做爱,总不能煞风景的不做了吧。
  白仲夏坚持着和舅妈陈晓梅亲了一会儿,实在挺不住了,再亲下去弟弟就要软了,他抬起头对陈晓梅说道:「舅妈,换个姿势,你趴在沙发上!」

  「坏人……想……想不到你花样还挺多!」陈晓梅顺从的趴在了沙发上,还笨拙的扭了扭屁股,发现自己实在欠缺灵动,才悻悻的作罢。

  白仲夏却非常满意,作为足控和臀控,舅妈陈晓梅的这个姿势显然更吸引他,粗腿肥臀一览无余,屁股虽然扭得笨拙,还是激起了一阵臀浪,白仲夏趋身压在舅妈陈晓梅的身上,试探了几下就找到了洞口,用力向前一挺腰,大肉棒尽根没了进去。

  「哦吼……这下……爽死了!」陈晓梅被这一下捅得翻起了白眼,她很少做这个体位,主要是她的屁股太大,厚厚的臀肉隔在那,一般男人的肉棒刚插进一个龟头到阴道里就再难寸进了,尝试几下都会悻悻的放弃,可白仲夏的大肉棒却非常适合。

  白仲夏也喜欢这个体位,他用双腿将舅妈陈晓梅的一双粗腿夹紧,无形中增加了陈晓梅肉穴的紧致度,而且她肥厚的臀肉弹性极佳,每次插到最深的时候都会把白仲夏的小腹包裹住同时还有种反弹的力量,随着白仲夏越来越熟练,抽插的速度也快了不止一倍,只听得刚开始的啪啪声都连成了密集的拍击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白仲夏没想到和舅妈陈晓梅做爱会有这么好的体验,心生喜爱之下更是尽力做得更好,而他的每一下抽插都会刮蹭到陈晓梅的G点,刚开始还好,次数多了之后陈晓梅简直要舒服的疯掉了,而且外甥白仲夏强烈的冲击,拍得她的屁股一阵阵酥麻,直让陈晓梅爽得失了神智,只想一直这样下去。

  「啊——啊——太舒服啦——啊——爽死了——怎么……怎么会……啊——继续!继续!干我!干……干我!舅妈要死了……不行!啊——屁股!屁股……屁股要化了!天啊——啊——哦哦哦……操我……用力操舅妈……操舅妈的骚屄!啊!仲夏——太……太爽了……舅妈喜欢——舅妈喜欢!对!那里!对!就是那里——天啊!要坏掉了!!!」

  「舅妈!我也好舒服!你的屁股真软!干着特别爽!」

  「喜欢……喜欢的话……以后……以后舅妈……都……都给你干!哦哦!天呐——又来了——哦——干死我了——干死舅妈——哦!这下……好深——哦——舅妈爱……爱死你的大鸡吧了——继续——啊——舅妈要——要来了——」
  只见陈晓梅的心口处一片粉色的潮红,淫水更是流的沙发上到处都是,显然是高潮将近。

  「不行啊!舅妈!我还差一点,我还没干够呢!」

  「啊——求你了——仲夏——求你了——舅妈要不行了——哦哦——不行了——你也射

  ——射吧!射吧!「随着陈晓梅一声高亢的呼唤,一大滩淫水喷了出来,将二人的下体完全的涂湿了,舅妈陈晓梅失控般的绷紧了身体。

  「啊!高潮了!啊——」

  白仲夏也就差那么一点刺激,被舅妈陈晓梅用力的一夹,顿时感觉下体一酸,也不再控制,将肉棒插到了最深处,任由精液喷涌出来。

  二人同时达到了高潮后,交叠着趴在沙发上喘粗气,略微休息了一下,白仲夏就抽出了自己的肉棒,他可不想有什么意外出现,舅妈陈晓梅也很快恢复过来,她翻过身子,靠在沙发上,虽然胸口还是一片潮红,可眼神不再那么迷离了。
  「舅妈……」

  「别说……什么都别说……」陈晓梅高潮过后不禁患得患失起来,今天在各种机缘巧合下,她和白仲夏发生了性关系,可以后估计没有机会了。

  「卫生间可以洗澡,要不要清理一下……」白仲夏询问道。

  「哦哦,好的。」舅妈陈晓梅捂着自己的私处,双脚发软的跑进了卫生间,脱掉了残破的裤袜,放开了花洒,让温水淋湿自己,站在水中发呆。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之前做爱的时候她就有感叹白仲夏的不同,高潮过后,她竟有些伤感,之前羡慕白仲夏家庭的种种,在此刻突然的被放大了,她舍不得了,她不想就只有这一次。

  陈晓梅不禁抚摸起自己充血敏感的下体,那里在淫液的滋养下格外的滑腻,似乎怎样也冲洗不净,「我该怎么办啊?」只抚摸了几下,又是一阵快感传来,顿时双腿发软,跌坐在地上。

  与此同时,白仲夏跑上楼,在小卫生间里清洗了自己,换了一身干净的亚麻衣服,他又到表姐的卧室偷了一双灰色的连裤袜,这是他买给韩雪的,韩雪丝袜太多,还没来得及穿。

  将舅妈陈晓梅的衣物整理好,整齐的放在卫生间门口,又拿了一条新毛巾,敲门告诉陈晓梅:「舅妈,给你拿了一条新毛巾,放在门口了。」

  陈晓梅磨蹭的将自己洗好了,她拿毛巾的时候就看到了白仲夏给自己拿的丝袜,擦干了身体便迫不及待的试穿了起来,小腿还好,可她的大腿太粗,屁股太肥了,好在丝袜的品质过关,虽然紧绷了一些,还是顺利的穿在了身上。

  陈晓梅抚摸着自己穿着丝袜的肥臀,高光的丝袜油滑的手感无以伦比,紧致的包裹使她的腿型都更美了,手指划过的部位略微的下陷,又迅速的恢复原状,摸起来真是棒极了,比自己廉价的丝袜不知要好上多少。

  她多想就这样奔出去,给白仲夏欣赏自己的身体,可又觉得不妥,只能遗憾的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出了卫生间,陈晓梅也不顾白仲夏客气的挽留,匆匆的离去了。

  白仲夏站在阳台上目送着舅妈陈晓梅匆匆离去的背影,倒也不是舍不得,不过舅妈陈晓梅穿着高光灰丝的粗腿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如果舅妈陈晓梅能穿上连身的丝袜内衣,这一身丰乳肥臀一定别有一番风味吧。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